话说青滩的姐儿与洩滩的妹儿

2018-06-04 23:04 admin
    在秭归,人人都知道青滩的姐儿洩滩的妹儿,三峡的姑娘最有味。三峡的姑娘实在是美,美得像栀子花一样的纯净。不仅在秭归,在外地,也有许多人知道青滩的姐儿与洩滩的妹儿。
 
 
    为什么“青滩的姐儿与洩滩的妹儿”这么有名气?这要从秭归的历史说起:
 
 
    秭归县自古就是长江的交通要道,直到近代才有了机动船,过去都是木帆船,青滩与洩滩是秭归境内的比较大的两个浅滩,也是两个非常危险的险滩,上水的木船要靠众多的纤夫拉纤才能通过,因此数千年来形成了两个重要的贸易古镇,即青滩与洩滩。众多船夫和商人都要在青滩与洩滩这两个险滩前下船住客店、吃饭、消谴,以待下午的江面上河风来临时,撑起风帆,喊起号子,借助风力和纤夫顺利过滩。
 
 
    青滩与洩滩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名的,当然让船夫和商人们留恋的还有青滩的姐儿与洩滩的妹儿。青滩的姐儿与洩滩的妹儿与众多的商人接触交流,有不少嫁到外地。通过这种流动的广告,青滩的姐儿与洩滩的妹儿闻名天下。
 
 
    青滩的姐儿洩滩的妹儿,个个长得小小巧巧,标标致致,很耐看。她们的性格是火辣辣的,唱起山歌来也是火辣辣的。说话呢,脆,爽,快,好听。若是城里姑娘,穿上白色网球鞋和超短裙,跟运动员似的,蛮潇洒。乡下姑娘跟男人一样上山砍柴、下河划船、进城打工,哪怕背篓系子勒进了肩膀,也不喊一声苦。歇气的时候,胸脯仍然是挺挺的,嗓音仍然是亮亮的,脚板仍然是光光的,活得豁达、洒脱。她们还有一绝,手巧,编的凉席,做的竹椅、藤篮,都是俏货。
 
 
 
  大概是水土滋润、风俗醇厚的缘故,秭归姑娘大多是白脸、细腰、高挑挑的个儿。她们温顺、善良、能歌、善舞。看她们跳起舞来,摆手翘腿扭腰,悠悠的味儿,带给人艺术的享受和灵感。阳光明媚的日子,神龙溪畔涌来许多姑娘,端了木盆洗衣裳,挽了袖子和裤脚,露出白生生的胳膊和腿,把清清溪流当作镜子照哩。秭归姑娘勤快、聪慧,如今许多人当上导游小姐、公关小姐,英语说得溜溜儿转。
 
 
 
  在秭归,在兴山,以王昭君为代表,自古以来就是个出美人的窝儿。这一带姑娘的特色是肤色好,白里透红,像滴露的桃花;柳眉大眼,清澈见底,像山谷的泉水;双眼皮儿长睫毛,打开来像百叶窗,收起来像扇子;个子不高不矮,身材不胖不瘦。听她们说话温温柔柔的,但做起事来却柔中有刚,性格韧得很。秭归和兴山都属三峡库区移民县,为建大坝,她们毅然告别生养她们的故乡,移民到了乡镇企业做工人。因了性格的坚韧和做事的干练,有许多姑娘当了技术骨干,当了车间主任,或者副厂长。人都说,秭归兴山的姑娘是些好角色。
 
 
    今非昔比,如今修了葛洲坝和三峡大坝两个大坝,水位上涨了一百多米上来,再也找不着当年拉纤的影子了,陆地交通也得到飞速发展,而坐船的人也渐渐少了,青滩与洩滩这两个古镇也搬到新的位置,再也难见当年商贾云集、客栈林立的景象。青滩的姐儿与洩滩的妹儿只能成为人们心中的记忆了。